岭望

型月(魔夜)/无限/东方/日v/历史(周/汉)/infinity三部曲(偏爱r11)/传颂/血族bloodline/壳女/法老控等

之前的大汉亡了版同人与原作关系。
瞎打tag从我做起。

唉,这坑比ddd还冷

【死开】龚裴35题

* 还是瞎写

* ooc

* 龚裴/通伏,微楚郑楚

* 蹭,蹭个无限tag

Adventure(冒险)

“我裴骄就算是死,死在地狱,也不会赞同你龚叶羽这个愚蠢的送死决定!”

“别误会了,我只是来还你人情的!”

Angst(焦虑)

当龚叶羽说想要成为第八狱的魔神的时候,裴骄当场炸毛,心里急得直掉眼泪。

事后,拿回人皇记忆的裴骄差点没把自己埋了。

Crackfic(片段)

“我能和你并肩吗?”

“一直到死!”

Crime(背德)

死亡 · 有情人终成兄妹 · 开端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什么混合同人,zhttty就是无限流鼻祖.jpg

Death(死亡)

自从伏羲第一次遇见通天时,他俩遇到生命危险的次数就直线上升,连转世都是一样的情况。 

只不过在这两位实力超强的圣人你为我死我为你亡的精神屏障下,说不定躲过了无数次真实的死亡。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命运是个作者!女娲严肃的说到,这时还在雪莲边上站岗的张恒突然打了个喷嚏。

死了还能打喷嚏的?张恒狐疑的探头,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哎,指不定是雪莲想我呢。他瞅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异状,放心下来,美滋滋地想到。

Fantasy(幻想)

“远程就好好站后面,嘿,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佣兵把紫雷刀背回背上,丝毫不顾某魔法协会创立者兼帝国最强魔法师杀人般的眼神,以抢媳妇的姿势把人扛在了肩上。

Fetish(恋物癖)

“哥哥,你教我钓鱼吧!”轮回世界里,女娲握着手里的改造鱼竿说道。

裴羲很忧虑,他觉得自己无意间发现了钧的什么隐藏爱好,要是被灭口了可不好。

First Time(第一次) 

四象五行八卦诛仙剑阵,洪荒最强大的阵法,第一次背道而驰。

伏羲看见通天极力向前伸手,哀求。

对不起,他想,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等我消失了后,至少可以减轻一点仇恨吧,一点点也好。

伏羲把额头抵在地上,开启了最后的计算。

我已经好累了。

Fluff(轻松) 

娲娲,我不当人皇啦!

三清,我不当伏羲啦!

原罪,我不当裴jiao...配角啦!

口误,我只是口误而已!!控制不住人皇之躯的裴骄欲哭无泪。

Future Fic(未来) 

“裴羲!!龚叶羽!!”伴随着冰凤的怒吼,某人皇和某曾教主一把锁住了中立馆的大门。

“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

“刚才你还兴冲冲地计算怎么搞事后完美出逃呢,你敢说你看到不高兴?”

“这,这叫本性通畅,你教的。”

坐在一旁的帝俊翻了个个白眼。

这都什么人,三岁吧,人族药丸。他想,转头对羲和说。

“和和,我低血糖,需要和和亲自喂巧克力才能好起来。”

Horror(惊栗) 

当洛基看见裴骄严厉的指责龚叶羽,而龚叶羽居然讪讪的不好意思时,内心震恐不已,只能叹息自己没能早日看出裴骄的副主角气运。

这哪里是副主角,先是英雄救美,再是帮人在政府面前出头,同居,之后经常性为他撑腰挡刀,无数次引导实力提升,被说教也不会生气,死前发现前世还有有瓜葛。

这根本就是女主剧本!暗中观察的后土想到,揪了片薯片扔进嘴里,打开电脑开始奋笔疾书。

Humor(幽默) 

“我能和你并肩吗?”

“不能。”裴骄严肃的说,“你读读原文,我的肩都快被你拍肿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为了下次并排走不伤到裴骄的肩,龚叶羽选择用扛的。

Kinky(变态/怪癖) 

这也不能怪龚叶羽,毕竟裴骄打完就瘫瘫着被扛已经成为被动技了。

Parody(仿效) 

铁门传来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无数人偶叠压着,麻木地撞击库房的大门,机械摩擦的声响宛如死者的哀嚎。

还有五分钟。裴骄想,我要死了。

他支起上半身,想看看窗外的明月,不料连支撑的力气也没有,摔倒的同时撞开了积灰的纸箱,露出沉寂了十年的魔术阵。粘稠的血液滴落,迅速沿着诡秘花纹延伸——晕出白光。

冥府也有月亮?裴骄努力睁开眼睛,耳边的撞击声徒然被雷电的轰鸣声掩盖,随机铁门倒地,人偶的咯吱声消影无踪,空气中只剩下滋滋的余音。裴骄努力摆正身体,月光毫不费力的侵入室内,一个男人举着大刀站在那里,身前是焦黑碎裂的人偶。

男人回过头,看见他的容貌后一愣。

“我叫龚叶羽,saber。”他扯出一个肆意的笑。“你就是我的master?”

Poetry(诗歌/韵文)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戏台上在表演著名的诗歌改编戏剧霸王别姬。

盂钕尘指挥手下的彪悍保镖把戏台砸了。

Romance(浪漫)

说实话,不论是伏羲裴骄还是裴羲,第一次见到龚叶羽从天而降时,内心的冲击都是很大的,除开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絮外还有一丝丝羡慕嫉妒恨。

好了,现在只有嫉妒恨了。裴羲咬牙切齿的想。怎么我从天而降就是个泥疙瘩呢。

Sci-Fi(科幻) 

“紧急!第一舰队传来辐射武器使用申请,需要‘大科学家’级别的权限!裴博士......”

"申请同意,开启口令已经发送。”

“第三舰队主能源舱被敌军击中!”

“立即更换备用能源通知返回!左侧的空缺用第一级别的‘奥丁之枪’填补,我来远程操作。”

“第四分队失去联络,目前判断是因为asd23行星的电磁波干扰,正在尝试重......”

“不用尝试了,直接接入第五分队的频道,让他们......”

“......”

“......功了,成功了!”

裴骄茫然地抬起头,四周的哭喊和欢呼仿佛隔着一个世界一样不真实。从前线赶来的龚叶羽一把拽下他的耳机,紧紧的抱住他。

“赢了,我们赢了,博士。”他听见耳边传来压抑着狂喜的声音,“伏羲,你成功了,这是最后一场战斗。”

“再也没有什么古的约束了,你可以做回自己了,裴骄。”

Smut(情/色) 

“到底是我做裴骄还是你做裴骄!”被从指挥室兴奋到卧室的上将折腾了一晚上后,博士一脚把人踹下了床。

Spiritual(心灵) 

多元宇宙和平了,日理万机奏折成堆的人皇终于有时间见一面某直接或间接坑了他一辈子的俩圣人正反面了。

正当复制体郑吒认为自己要和人皇来一次历史性一眼万年时,裴骄一把握住复制体楚轩的手。

均啊。裴羲抹了把泪,谢谢你这么坑古,我爽死了。

Suspense(悬念) 

“你是...伏羲?”正体郑吒找上了裴羲,“古的内宇宙?”

“是,怎么了?”

“儿子啊——!”

“??!!???!?”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不。我怎么就你儿子了?”

“你看。”郑吒伸出手,“死亡开端是无限恐怖续作,你比我小一辈份,你是古的道,相当于古养育你,你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被他的道约束,相当于叛逆期却未满十八的孩子,现在孩子大了翅膀硬了,终于自己找到工作了,经典家庭剧剧情。这么再一算,古就是你爸爸,你妹妹是均内宇宙,你还继承了均的智商,那么均就是你爹了,我呢虽然只是0.5个古,但四舍五入也算一个了,儿啊,你就凑合凑合吧。”

说罢,他拉来一边假装感动的楚浩,楚浩泪眼汪汪的握住裴羲的手。“大哥啊——!”

人皇两眼一黑。

……

三天后,缓过神的裴羲问郑吒。“谁想的这整人方法,正体楚轩?”

郑吒点点头,感慨的说到,“他居然还找了程啸咨询,吓的程啸以为自己终于要进福尔马林了。”

“楚轩估计是看了你和复制体那边的对话...等等,楚轩也有这样的感情了。”郑吒一拍大腿,“好事,天大的好事!”

果然你俩是一伙的。裴羲面无表情,决定找楚浩沟通一下感情。

以及张恒。

Tragedy(悲剧)         

     【可以说,即便是以裴骄的容貌而论,这个男子配上这一身的气势,看起来也是那种万千英好我为雄的类型,绝顶上的绝顶,站在最颠峰的那种人,唯一的缺憾就是那双眼睛,本该是拥有着无比生动眼眸的所在,却是一片彻底的茫然,不同于解开基因锁那种茫然,而是一种空洞,毫无一物的茫然。

         通天本来还是战意昂然,但是当他看到裴骄,不,伏羲如此的眼神后,他的战意却慢慢低沉了下来,直到后来,终于化作一声深深叹息。

         “……原来如此,你真的是已经……我还以为你又一次布下了局,只是打算成就内宇宙,却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这一步,伏羲啊……” 

        通天的声音中带着一种陌生的情绪,甚至他那漆黑的瞳孔中,都慢慢出现了一丝丝紫色气息来,他持续的说道:“为他们做到这一步,真的值得吗?这已经不是什么陨落了啊,即便是未来过去,‘世界’降临,你也将不复存在,剩余的,只有一个笼罩着人皇光芒,代替你之名存在的裴骄啊……为了这些人类们,这样做真的值当吗?”】

Western(西部风格)

“龚叶羽。”瓦罗斯蒂深情地说,“我们去看电影吧,西部片。”

“什么名字?”龚叶羽警惕的发问。

“断背山。”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

不得不说,通天连同他的转世女人缘都很不错,从三霄到虞姬,从狂战士到盂钕尘,无一不是姿智并立,各有千秋。

我算计他的时候绝对没有私心。原始义正言辞的保证说。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

长舌怎么了,毒舌怎么了,别人都没我长的好看。

今天也没能推倒哥哥的单身狗女娲用娲神一指向三清寝宫比了个中指,然后把好闺蜜后土的珍藏限量薯片吃完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在裴骄继承自伏羲的记忆中,伏羲还未成圣前,在一次险死还生的大冒险中,和他妹妹女娲,还有一个名为后土的腹黑女,还有三个老中青,但是满嘴愤青搞笑言语的男人,他们六人一起得到了一张龟壳,一块石板,而自那之后,伏羲的攻击方式就从粗俗(女娲言)的肉体攻击,变化为了一种诡异的,凭借构造各种图形来产生各种能量效果的攻击方式……】

看样子儿子不太像爸,更像爹,郑吒评价。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我杨顶天没有你这个妹妹!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 角色) 

不会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 角色) 

还是不会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 情欲) 

【在裴骄继承自伏羲的记忆中,伏羲还未成圣前,在一次险死还生的大冒险中,和他妹妹女娲,还有一个名为后土的腹黑女,还有三个老中青,但是满嘴愤青搞笑言语的男人,他们六人一起得到了一张龟壳,一块石板,而自那之后,伏羲的攻击方式就从粗俗(女娲言)的肉体攻击,变化为了一种诡异的,凭借构造各种图形来产生各种能量效果的攻击方式……】

伏羲。通天按住人皇的肩膀。我觉得我们今晚可以重温一下粗俗的肉体攻击。

当晚伏羲就在卧室外布下了完整版四象五行八卦阵,并给天国的天皇烧了沓纸钱。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 为”上/床”) 

通天看着虚弱到只能喘息的裴骄,冷笑着掐住他的下巴,让其被迫靠在自己怀里。

“你还没哪么容易死,既然云霄不在了,你就代替她们承受吧。"

“人皇陛下。”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真的不会x




人生的五大愿望

张恒填坑,蘑菇填坑,打越填坑,富坚填坑,传颂填坑

无限沃茨学院广播 01

× 主死开

× 瞎写,自嗨,ooc

× 微龚裴(通伏)、楚郑楚、恒浩(?)

× 死开真的冷,明明这么给

【国际部分,来我校参加三强争霸赛的东皇斯特朗学院与天皇巴顿学院已经抵达本市,据本台记者观察,天皇巴顿院长帝俊和妻子羲和在对角巷大街上目中无人唧唧我我伤风败俗,闪瞎无数单身狗,东皇特斯朗院长太一则瞪着大本钟瞪了五个小时,根据其无脑且弱智的举动(记者尼奥斯语),完全不足为惧,我校有大概率获得比赛优胜。】

【古灵阁守护人烛九阴于今日上午五点三十二分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追赶国际逃犯夸,现两人已经失去踪迹,请我校学员做好安全准备以免遇到生命危险。此事由阁主雪娜和阿兹卡班负责。】

【国内部分,斯莱特林院长娲,今日再次向无限沃茨校长古及副校长均提交转院格兰芬多申请,被拒。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莱特林学生杨同学透露,娲还准备投诉占卜学教授李耳,魔咒学教授原始,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通天(本人称其愤青搞笑三人组),尤其是通天,在校期间屡次骚扰兄长伏羲(格兰芬多院长)并灌输不良思想,让她无法安心教书育人。此举动被赫奇帕奇院长后土阻止。】

【第23456界轮回魁地奇大赛速报,中洲队成功击败东美洲队进入决赛,军师对此评价:凡人的智慧。中洲队将于下个月5号与恶魔队进行冠军争夺赛,这匹黑马究竟能不能打败至今无一败绩的恶魔队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现在插播几则广告。】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选项只有是和yes!天神队绝赞招募中!这里有神仙怪盗团神之祖,这里有唯一指定正统修真者,这里还有追求世界极致刀道的快意男子!人不中二枉少年,勇敢的少年们,快来加入人类补全计划吧!】

【知名作家詹岚新书发布!中洲队队长与军师不得不说的过往,伊莫顿与安苏娜的爱情故事,赵家的恩怨情仇,无限沃茨学院创立之初的秘辛,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后羿魔杖,最值得你信赖的魔杖店!店主张恒从事魔杖制作已有千余年,张恒出品必属精品!保证自己不用动魔杖先动手,联系电话:xxxxxxxx】

【洪荒学会洪荒学会最高修真会倒闭啦!创始人裴骄带着他的封神计划和龚叶羽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只能拿修真资料抵工资,以前一千容量天生武器的五年入魔三年真魔统统二十标准能量通通二十标准能量!】

【今日报导结束,感谢各位观众的收听,本台记者 岗尼尔播报】

......


“哎哎,你听见没有,刚才那个魔杖店主和我同名诶!他真的活了一千岁吗?”张恒用胳膊肘戳了戳被强行拖出来听广播的楚浩,“我们也马上就要上学了,你说派来我家的猫头鹰是什么颜色?我比较喜欢绿色。”

楚浩放下手里的奥数题,无奈的回答,“我们才七岁,猫头鹰也没有绿色的。”

“没有可以染嘛,你这么聪明一定能猜出分院帽咋想的对吧,你觉得我是哪个学院的,格兰芬多?我想见见人皇啊!”张恒不为楚浩的冷淡所动,继续眉飞色舞地发问。

这回楚浩没有立即反驳,也没有回答,定定的盯了张恒三分钟,直到张恒以为他要摘眼镜放大招,想要拔腿就跑时才幽幽开口。

“说实话,张恒。”楚浩别过头,“我觉得你是麻瓜。”

张 · 世界是我我是世界 · 后羿转世 · 恒感受到了来自童年唯一好友的恶意,痛心到倒地不起,甚至想要选一本自己的小说弃坑。


《我们一只手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伸向无数星球之中》

燃烧原野:

曾经几番提笔最终作罢,刚才看到说少漫结婚的wb突然激起了一点心思,也就顺便写点罢。

平日里的玩笑归玩笑,恶搞归恶搞,但是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少漫结婚生子看似大团圆式的结局的,这并不是因为我萌的是BL或者喜不喜欢某些配对的缘故。(笑)今天我想说的与任何CP都毫无关系,让我们谈谈那些情情爱爱之外的东西吧,比如说“梦”这种事。

对我而言,更多的时候不愿意看他们长大,走进尘世,结婚生子,化为凡人,理由也很简单,不是不希望他们获得“凡人的幸福”,而是少漫本身就是“贩卖梦想”。“梦”这种东西,倘若跟现实完全相同,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不需要对方跟我们拥有同样的人生,不需要看他们为了教导儿女烦心,为房贷发愁,成为谁家的叔叔或者婶婶,成为“超过了年龄就无法拯救世界”前任英雄。

我们渴望的是那些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人生,应该说,人就是要看到这种希望,哪怕是再微乎其微、支离破碎的星火。


权衡计算和世俗的成功对我这样的凡人毫无吸引力,我想看到的是生命的奇迹。

多少时候那些角色的一个不服输的眼神,一句发自心底的呐喊,一个鼓起勇气的动作——可能就那么璀璨的照射进了很多人的青春,影响了他的一生。



很多人觉得迷恋二次元是逃避人生,我不否认有这个因素,但是更多时候,我认为比起“逃避人生”不如说我们是“在英雄的人生夹缝里悄悄做着梦”。
二次元偶像的意义兴许也就是如此,我们把不能完成的梦想,部分寄托在他们身上,喜欢棒球的人并不是人人都能去甲子园,渴望友情的人也许频频遇人不淑,想要伸张正义的人可能被逼着沉默不语。
生活那么痛苦,我们总是不停的失去,放弃,多少年少时在篮球场上幻想着自己加入NBA的少年变成了夹着公文包淹没在人群里的叔叔,又有多少梦想着唱歌跳舞创造自己服装品牌的少女成为了主妇?

人们活着啊,终究需要梦,哪怕是别人的梦。



所以最痛莫过于梦醒时分。




作者毫不留情的推醒了你,塞给你一条领带和一只公文夹,冷酷的告诉你别他妈做梦进军甲子园了,你毫无才能,凡人一个并且没有女朋友,快点滚去上班吧社畜。

现在回想《灌篮高手》,其实我们心底里也明白,晴子也许最后嫁给了樱木和流川之外的人。世界这么大,未来永远充满变数,大多数人都跟初恋失之交臂,谁又能保证他们不是其中一个呢?

但是幸好井上老师没有这么做。
最后的击掌,欢呼雷动的体育馆,红发少年转过来笑着说“因为我是天才。”
故事完结在不圆满的时候恰恰成就了它的圆满,只要停在此刻,未来就还有无限的可能。

我在火影完结的时候曾经说过,我说“尽管不如人意,但是感谢你教我颇多,从此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说来丢人,那天晚上真情实感的哭了好久,不是因为所谓的“拆cp”这种理由,而就是单纯的无法接受英雄们突然都老了,要退位给自己的孩子了,我对这部作品是曾经保有很大希望的,也是相当期望它可以成为一部不落俗套的“神作”,但是结果就格局而言很让我惋惜。

这个万恶的,超过18岁就没法拯救地球的世界。
这个万恶的,一定要结婚生子好让商业运作下去的世界。

我想很多人的痛苦从来不是在于某个CP成真或者不成真,那些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毕竟我们可以在架空的世界里描绘着新的感情,因此并不值得在乎。所以真正让人久久不能释怀,每次提起来都扼腕叹息的,是理想主义者们碎了一地的浪漫。

因为总有一些人的心里是明白的,那些心中满是勇气的少年们不属于这个尘世,他们以梦为马,他们属于长歌万里,属于星辰大海,属于吹响的号角和永不停歇的冒险、梦想。



理想主义者从不属于这个尘世。




他们不该堕入这个尘世。





(本条wb不想跟大家讨论那些CP的合不合理,谁又和谁更配。今夜我不关心CP,今夜我只想当个做梦的少年。)

总体来说很有动感的灵梦
樱前线的手办都很喜欢扭腰啊